标王直达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名家访谈 » 设计师访谈 » 正文

卡拉特拉瓦:为建筑插上飞翔的翅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1-07-19  
核心提示:从法国里昂往东南方向行驶大约30公里,有一座火车站沙特拉斯火车站。它声名远播,不仅因为它是欧洲最为现代化的火车站之一,更因为它极具独特表现力的外形构造。

\
卡拉特拉瓦


  记结构主义建筑大师卡拉特拉瓦

  用自然穿越雕塑和建筑界限

  从法国里昂往东南方向行驶大约30公里,有一座火车站沙特拉斯火车站。它声名远播,不仅因为它是欧洲最为现代化的火车站之一,更因为它极具独特表现力的外形构造。像小鸟般振翅欲飞的它,是个十足的小火车站,每天只有少量列车会停靠,更多的只是呼啸而去,过而不停。很多不太了解的人都会问:一座客流量很少的乡村小站为什么会建得如此宏大、气派?

  1986年,法国成功运行了高速列车,法国铁路公司把原来巴黎至里昂的铁路线延伸到瓦伦斯。为节约列车运行时间,新铁路将从里昂东南部30公里处迂回,这样有些高速列车就不必减速,而继续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高速南下。当时的里昂市政厅想借此机会,在这里建一座火车站,进一步改善铁路交通状况,把里昂融入高速铁路网,而建成后的火车站,将成为里昂的又一个标志性建筑

  于是市政厅进行了公开招标,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用他的“小鸟”方案击败所有竞标者,赢得了设计权,他就是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一个后来被称为结构诗人的建筑师。

  卡拉特拉瓦为什么会选择“鸟”作为火车站的外形呢?其实早在车站招标方案开始的10年多前,这只鸟的雏形就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并且还亲手把这个想法塑造成了一个金属的雕塑。也许见过这个雕塑的人会说,这明明是一只眼睛嘛。其实,卡拉特拉瓦是一个喜欢从自然界寻找设计灵感的设计师,他设计作品的外形,很多都是以自然界为原形,比如塞维利亚的科技博览中心,外形被设计成交叉的双手,还有多伦多BCE商业街的顶棚被设计成了树林。而沙特拉斯火车站最初的设计,就是那只“眼睛”,但后来在草图上画来画去,一不留神,“眼睛”画成了“鸟”,其实把眼睛的一角上抬,一角下压,就可以变成一只小鸟,在设计师的手里,这种雕虫小技不在话下。卡拉特拉瓦心血来潮,跳起身来一拍桌子:“好!就是这只‘鸟’了!”

  叛逆的造型、特殊的墙面设计,一反传统车站的设计规律,整个大厅的结构都由拱架支撑,鸟冠被固定在两个内置的拱架上,墙面用大量的钢筋作为支撑,相互衔接起来,形成对称而繁复的几何图案。

  卡拉特拉瓦说:“我知道我是在为该区设计一个非常重要的建筑,它将注定成为这个区的大门。我个人觉得要进行原创,首先得花时间进行研究。我在雕塑和绘画中找到了表现办法,并用这种办法创造了穿越雕塑和建筑界限方面最原创的一种语言。在这个拥有草地、绿树还有小山丘的车站将用什么建筑当标志呢,这使我想出了‘鸟’的创意。”

 

\
里昂-圣埃克苏佩里机场火车站
\
里昂-圣埃克苏佩里机场火车站


  用静态的表现

  赋予建筑动态美

  卡拉特拉瓦的许多作品设计灵感都来源于大自然、动物的脊椎、羽毛,还有贝壳,他甚至把人的肢体语言和谐地运用到建筑中。他认为大自然中的林木虫鸟,有着让人惊讶的力学美。因此在他的这一作品中,鸟的轮廓是建筑的外形,虫类的骨骼和表皮的形状以及纹路被抽象出来当做天顶和墙面的装饰,他充分利用了动物骨架的结构原理,用静态的表现方式赋予了这个车站飞翔的动态美。

  除了沙特拉斯火车站,其实在卡拉特拉瓦的许多作品中,都能感受到一种生命体在刹那间的动态美,这几乎成了他的建筑区别于其他建筑的显著特征,为什么会这样呢?想想看,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有时候很偶然的一件事会影响人的一生,卡拉特拉瓦也不例外。在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青年时,他就读过文学巨匠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在书中,雨果把巴黎圣母院比做一个动物,说圣母院里面的那一根根柱子就好像是动物的腿一样。这个比喻常人难以想象,于是为了验证雨果这个比喻的真伪,卡拉特拉瓦还真的亲自跑到巴黎圣母院去。一进圣母院,他就呆住了,那种象征稳定与坚固的柱子以及柱子上方连接穹顶的流线造型,让他瞬间感受到了一种力的存在,咄咄逼人。这种电击般的感受,如同一种再也化不开的情结,融入到他日后所有的建筑设计中,让静与动巧妙融合,从而创造一种独特的新思维,一种生机勃勃,开放张扬的建筑新符号。当然,沙特拉斯车站毕竟不是巴黎圣母院,它的内部也没有柱子,可是按卡拉特拉瓦的话来说,却有着最奢华的享受空间。

  进入车站大厅,就好像进入了一座雕塑里。大厅极致空旷,这是卡拉特拉瓦有意为之,他希望人们在这里有最奢侈的空间享受。天顶被设计成错落有致的几何形状,玻璃天窗能够采集自然光线,从而节省电力。而大厅里的设施,只有一些长凳、自动售票机和列车信息公告板,一切井然有序。

  在大厅的另一侧,是车站的服务区。它被隐藏在了大厅的背面。乘客可以在这里享受车站的服务项目,乘客给它取了一个绰号:“背包”。“背包”的遮阳棚,跟悬臂的两翼相呼应,而“背包”里的露台,也形成了一个悬臂,这是卡拉特拉瓦偏爱的造型,它同样取自自然界,又有点像藐视地球引力的半桥,把力伸向失衡的边缘。

  卡拉特拉瓦如此解释:“这是能够把你举起来的力,就像这样支撑住你,这是表现悬臂的基本方式。一个悬臂,也可以是伸出来的一只手,也可以是一个翅膀,换句话说,悬臂是物体外伸悬在空中的部分。一棵树的树枝就是悬臂,鸟的双翅是悬臂,峻峭倾斜的岩石也是悬臂。可见这并非不寻常的形状,而是与大自然密切相关的。”

  与车站相邻的是沙特拉斯机场,而车站的站台被设计在了候机厅的底下。卡拉特拉瓦在设计这座车站的时候,特意考虑了与机场的整体布局。候机厅的两翼,很像镶在帐篷上的小华盖,用来覆盖车站的站台。为了给400米长的站台赋予某种韵律,卡拉特拉瓦充分考虑到了动与静的视觉元素,将站台的支架设计成了V字形。

  沙特拉斯车站上哪些元素是活动的呢?是快速列车。一辆列车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速度飞驰而过。只有用绝对静态的结构才能充分显示出来。所以要重复使用V形和支撑的主体。当一辆列车从一排排旅客身边高速穿过,这才是沙特拉斯车站真正值得赞美的元素。

  在隧道的墙上,同样V形主题被卡拉特拉瓦设计成了雕塑形式。他不仅装饰了隧道的墙面,还把隧道末端挖空,只留下了看似孤零零的框架。

  整个火车站由12000吨钢材作为支撑,600多根钢条从不同角度衔接、固定,且没有一处是直的。抛开这些数据,并不觉得设计这样的建筑会有多大困难,但实际建造起来,它必须突破力学与工程学方面的种种难题。很难想象,卡拉特拉瓦是如何将一个高70厘米,仅几公斤重的雕塑变成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这个庞然大物,已经成了里昂一道独特的风景。就像19世纪,每逢星期天,家家户户都会到巴黎的StLazare车站去参观一样,现在的人们纷纷到这里,不仅仅是因为乘车,更多的是欣赏这座火车站犹如鸟儿飞翔般的迷人身姿。

 

\
美国密尔沃基美术馆新馆
\
美国密尔沃基美术馆新馆


  建筑

  是一个简单内部次序的体现

  与很多建筑设计师偏爱用计算机画图相比,卡拉特拉瓦更热衷于用最原始的画图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设计思维,他的建筑就是他的梦工厂。他有一个专门的速写本,上面画满了各种抽象而夸张的形体,总体感觉就是他在捕捉生物运动中那一霎所体现出来的力的美感。速写本里有一张图,捕捉的就是鸟儿展翅待飞的一瞬间,而根据这张图所设计出来的密尔沃基美术馆,就成了卡拉特拉瓦在20世纪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的个性第一次在美国的土地上迸发,并超越了用静态表现动态的思维,让这个建筑真正动了起来。

  1994年,卡拉特拉瓦美国设计了一座纯白色的建筑,这座建筑像一只振臂高飞的鸟矗立在波光粼粼的密歇根湖边,这就是密尔沃基美术馆。由于临近湖边,卡拉特拉瓦尝试用水上动物作为建筑的基本形体,他想到了海鸥。两排钢柱组成了海鸥的翅膀,它的长度超过波音747客机的机翼,不可思议的是,它每天会跟着阳光调整角度,就像真正飞起来一样。远远看去,又像是海面上正在航行的船,赋予了美术馆诗一般的意境。

  此地原有一个旧馆,是在1957年由当地的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这一次卡拉特拉瓦加建的Quadracci展厅,名号不大,其实却造成了绝对喧宾夺主的局面。

  卡拉特拉瓦的密尔沃基美术馆位于密执安湖畔,粼粼波光似乎是全球各地很多博物馆建筑不约而同偏爱的环境条件。在美术馆旁边还有另外一个老建筑,是沙里宁1957年设计的战争纪念馆。为了尽情发掘地段环境与生俱来的优美潜力,卡拉特拉瓦把建筑放成了在水一方。正对着地段西面,是当地的重要干道,林肯纪念大道。卡拉特拉瓦沿着大道的方向新建起了一条拉索引桥,跨度长达73米,把人们的视线直接引导到了新建的建筑上来,笔直地正对着新美术馆的主要入口。引桥的做法,和他在1992年为塞维利亚世界博览会设计的竖琴般的Alamillo大桥有着类似的构造思路,不过是个具体而微的版本罢了。然而桥下并没有水,湖水更在美术馆的身后。这一道引桥只是个空间序曲。

  直冲着引桥的主入口其实有一对,分别位于桥面层和地面层的标高位置上,上下摞着,都被设在了桥的端头处。用拉索支撑的桥在桥头构成了传统的垂直塔门,给入口划出了一个醒目的画框。由于卡拉特拉瓦对混凝土承重结构的熟练把握,这个白色混凝土材质的塔门淋漓尽致地凸显了雄浑茁壮的气质,一下子就把整个建筑的性格鲜明地和盘托出了。

  人们常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但随着现代科技的突飞猛进,建筑也渐渐有了律动的模样。早在1983年,卡拉特拉瓦就开始了对运动建筑的设计。那时候,他为德国库斯菲尔德(Coesfeld)设计了一座仓库。这座仓库的表面在阳光下呈现出波浪般的曲线。这个设计结构的点睛之笔在仓库的大门。大门的铝合金板分上下两段,中间由合页连接,连接的位置沿一条曲线排列。当大门开启时,所有的板条都会沿着一条弧线展开,就像我国古典建筑的飞檐,又像是展翅欲飞的翅膀。这是他第一次将运动的概念运用到建筑中。

  在人们的印象中,建筑好像就是一个死板的东西,谁都不会想到建筑也会像变形金刚一样自由地变换造型。据说卡拉特拉瓦除了做设计,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趴在桌上观察狗的骨架和腿的活动支撑,也会到野外观察自然生物的结构肌理,然后将这些发现运用到自己的设计当中,这就是建筑当中的仿生学。

  卡拉特拉瓦觉得如果用非常复杂的概念来解释建筑那是非常荒唐的,对此他的解释是建筑同任何活体生物相比都简单得多,但除此之外,还要确定内部关系,从力的平衡到实用的因素以及建筑物本身的美观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认为建筑只是一个简单的内部次序的体现。

  人物简介

  卡拉特拉瓦,生于西班牙,是举世闻名的结构主义建筑大师,也是备受争议的创新设计师。卡拉特拉瓦以桥梁结构设计与艺术建筑闻名于世,他设计了威尼斯、都柏林、曼彻斯特以及巴塞罗那的桥梁,也设计了里昂、里斯本、苏黎世的火车站、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术馆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充值付款 | 媒体合作 | 积分规则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湘ICP备11010779号
不良举报  文明转播  行业协会  可信网站
向管理员咨询